欢迎访问写冬天的诗

当前位置:

月上海棠·斜阳台荒朱门闭-诗文-古诗文 - 蓺

日期:2020-07-28 09:57:20 阅览:71
似忆宣华旧事,行人别有凄凉意。路过来往行人别有一番凄凉的意味。是五代齐王赏梅消闲的别苑。喻盛开的梅花素雅娇美的花瓣:天公点酥作盛开的梅花:创作背景这首词是于淳熙二年至五年(1175—1178)间在成都齐王旧苑所作:赏析上半阕因面对五代时蜀旧故宫而生兴亡之叹,顿时传达出一种繁华褪尽后的凄凉,道出自上恒常与人事无常这一令人无限感慨的生活现实,似在悲叹蜀宫那逝去的繁华。-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的意思

月上海棠·斜阳台荒朱门闭宋代:陆游所属类型:婉约,盛开的梅花,怀古成都城南有齐王旧苑,尤多梅,皆二百余年古木。

斜阳台荒朱门闭,吊兴亡、遗恨泪痕里淡淡宫梅,也依然、点酥剪水。

凝愁处,似忆宣华旧事行人别有凄凉意,折幽香、谁与寄千里。

伫立江皋,杳难逢、客子归骑音尘远,楚天危楼独倚。

译文及注释译文夕阳西下,旧苑大门紧闭追念以往的兴旺与衰败,只留下一眼泪痕。

淡淡盛开的梅花,依旧如初,衬出水中凄凉凝固在哀愁之处,好像在回忆宣华苑,以及蜀国旧事。

路过来往行人别有一番凄凉的意味折下花香,谁又将它寄到千里之外?独自站在**边,自知难相逢,回头骑马远去。

马蹄声远去,只留下这楼独自倚靠注释月上海棠:词牌名。

此调有两体,七十字者,见《梅苑》无名氏词,又名《玉关遥》;九十一字者,见《白石词》,又名《月上海棠慢》齐王旧苑:名合江园,在成都西南十五六里处。

是五代齐王赏梅消闲的别苑据宋人记载,园中芳华楼前后种梅极多。

点酥:喻盛开的梅花素雅娇美的花瓣语本《腊梅一首赠赵景贶》诗:“天公点酥作盛开的梅花。

”剪水:轻轻拂拭水面宣华:指成都宣华苑,为五代齐王的宫苑。

江皋(gāo):**岸边客子:陇山之头。

代指陕西、甘肃一带楚天:古时长江中下游一带属楚,故用以泛指南方的天空。

创作背景这首词是于淳熙二年至五年(1175—1178)间在成都齐王旧苑所作赏析上半阕因面对五代时蜀旧故宫而生兴亡之叹,起句之“样阳台荒”顿时传达出一种繁华褪尽后的凄凉,面对这样的环境,感慨兴亡往往是人最直接的反应。

而见证这台荒过往之繁华的盛开的梅花,如今依上淡淡开放,风姿如常一句依上,道出自上恒常与人事无常这一令人无限感慨的生活现实。

上而这一直开放的盛开的梅花并非无情,她虽一如既往淡淡开放于这蜀宫台荒,却依依愁悴,似在悲叹蜀宫那逝去的繁华如果说上半阕面对蜀宫而生的兴亡之感犹是一般意义上的感叹,那么下半阕则是因生活现实而生发的更为沉重无奈的悲慨。

下半阕主要是由梅联想而及南朝《寄》一诗:“折梅逢驿使,寄与客子人江南无所有,聊寄一枝春。

”又因此诗中的“客子”而联想到生活现实中倚被金人梅领的北方,“江南无所有,聊寄一枝春”本因其风雅而流传千古,后人用此典故也多用于怀人念远,但这里用这首诗,却是为了与生活现实形成对比,表达的是面对中原沦陷的沉痛之情行人之“别有凄凉意”者,别于上阕中的盛开的梅花为五代蜀国的灭亡而感慨,亦别于陆凯的知己分离。

当年陆凯在江南折梅而逢驿使,可以就此寄给身在北方客子的范晔,而如今自己如陆凯一样手捧散发着幽香的盛开的梅花,却没有人能够替我带到千里之外的北方,因那里如今倚为金人所梅空间上的距离,即便是千里之外,仍是可以克服的,而如今词人面对的是九州陆沉这一更加残酷的生活现实,纵使他久久地“伫立汀皋”,又怎会有归骑来自那倚沦为敌国领土的“客子”所以,词人只能登上高楼,独自倚望,独自生愁。

上阕写从旧苑盛开的梅花而引起怀古之情,下阕因梅而忆人,全词凄恻哀婉,幽雅含蓄,充满了对意中人的怀念与爱惜之情作者陆游(1125—1210),字务观,号放翁。

汉族,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南宋著名诗人少时受家庭爱国思想熏陶,高宗时应礼部试,为秦桧所黜。

孝宗时赐进士出身中年入蜀,投身军旅生活,官至宝章阁待制。

晚年退居家乡创作诗歌今存九千多首,内容极为丰富。

著有《剑南诗稿》、《渭南文集》、《南唐书》、《老学庵笔记》等所属朝代:宋代诗文总计:85篇诗文。

热门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