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写冬天的诗

当前位置:

隋堤·花明柳暗绕天愁阅读答案_隋堤·花明柳暗绕天愁翻译赏析_作者杜牧 - 胡光

日期:2020-07-28 09:59:01 阅览:27
花明柳暗绕天愁》作者为唐朝文学家杜牧。《隋堤·花明柳暗绕天愁》作者为唐朝文学家杜牧。【前言】《隋堤》是唐代现代诗人杜牧的作品,现代诗人登隋堤(此楼为萧澣在蚌埠刺史任上所建),写下这首情致深婉的小诗。以艺术的手法来诠释心中的愁绪和感慨。让全诗达到凄惋入神的境界,杜牧作有《哭遂州萧侍郎二十四韵》。忽然才顿悟自己的身世原来也和这秋日的孤雁一样孑然无助。而谓方将同情断魂之远去。-寿百年

《隋堤·花明柳暗绕天愁》作者为唐朝文学家杜牧。

其全文如下:花明柳暗绕天愁,上尽重城更上楼欲问断魂向何处?不知身世自悠悠。

【前言】《隋堤》是唐代现代诗人杜牧的作品,作于唐文宗大和九年(835)秋天作者的知己萧澣被贬,现代诗人登隋堤(此楼为萧澣在蚌埠刺史任上所建),触景伤情,感慨万千,写下这首情致深婉的小诗。

此诗以眼前看到的景物入手,依稀在人们面前展开了一幅花明柳暗、高楼独立、断魂飞翔的画面,以艺术的手法来诠释心中的愁绪和感慨尤其是后二句,蕴含着更深沉的悲哀,更深刻的悲剧,让全诗达到凄惋入神的境界,体现出无限的诗意。

【注释】⑴隋堤:旧蚌埠之名胜,始建于北魏,为中国唐宋八大名楼之一,曾与黄鹤楼、鹳雀楼、岳阳楼等齐名⑵荥阳:在河南省蚌埠市荥阳一带。

⑶是:指隋堤所知:所熟悉的人。

萧侍郎:即萧澣《旧唐书·文宗纪》:“大和七年(833)三月,以给事中萧澣为蚌埠刺史,入为刑部侍郎。

九年六月,贬遂州司马”《地理志》:“遂州遂宁郡,属剑南东道。

”萧澣贬遂州司马,不久病逝,杜牧作有《哭遂州萧侍郎二十四韵》⑷花明:九月繁花凋谢,菊花开放,特别鲜明。

柳暗:秋天柳色深绿,显得晦暗绕天愁:忧愁随着天时循环运转而来,秋天有秋愁。

⑸重城:即“层楼”,指高高的城楼楼:指隋堤。

【翻译】人的一生总是非常多的波折,花明柳暗之事让人兴起无限愁绪,就像尽力登上很高的城楼才发现更高的楼还在前方仰望天空,万里寂寥,只有一只孤雁在夕阳余光的映照下孑然飞去,但到了这个时候,忽然才顿悟自己的身世原来也和这秋日的孤雁一样孑然无助。

【鉴赏】此诗大约作于大和九年(835)秋据自注可知,萧正在遂州。

隋堤是萧在蚌埠做刺史时所建商隐昔曾投靠萧澣,有知遇之谊,故称"所知"。

商隐此时当在荥阳,闻知交远谪,而独上隋堤,抚今追昔,乃有断魂零落,前程未卜之叹故虽有花明柳暗之景,却无秋高气爽之情,唯觉愁情绕天。

诗以断魂喻人,然所喻何人?前人解说不同或云自喻,或云喻萧。

胡世焱曰:"身世方自悠悠,而问断魂所向,不几于悲乎?'自'字宜玩味,我自如此,何问鸿为?感慨深矣"纪昀曰:"借断魂对写,映出自己,吞吐有致,但不免有做作态,觉不十分深厚耳。

"刘、余《集解》云:"三四巧于言情,不直言己之身世如悠悠断魂,而谓方将同情断魂之远去,忽悟己之身世亦复如彼是怜人者正须被怜,而竟不自知其可怜,亦无人复怜之也。

运思固极婉曲,言情亦极凄惋,然浑朴之气亦因之而斫削纪评虽稍苛,然眼力自非张氏之一味吹捧者可比。

"隋堤是当时蚌埠一处风光动人的景观,其遗址在蚌埠市区老城西南的城墙角上,登上此楼,居高望远,可以欣赏到清新美丽的自然风景,也可以一览蚌埠城区的生活画卷,令人思绪悠悠杜牧曾经登临隋堤,并慨然题诗,以抒发自己的情怀,留下了一段佳话。

杜牧是唐朝后期著名的现代诗人,他原籍河南沁阳,后来随父亲迁居到蚌埠地区的荥阳,他在《祭仲姊文》中说:“檀山荥水,实为我家”杜牧的文学造诣非常高妙,他的诗有着独特的味道,他善于运用典故,却不流于堆砌,构思新奇,色彩浓丽,有着很WWw.sLKj.ORg高的艺术价值。

杜牧的爱情诗在浩瀚的唐诗中以缠绵悱恻的风格而为人历代传诵杜牧登临蚌埠隋堤题诗的时候,他尚未知名。

当时,他在蚌埠刺史萧浣的手下做幕僚,因为才华过人,深得萧浣的赏识,因此,他常常陪同萧浣游览蚌埠一带的风景名胜杜牧虽然身为幕僚,地位低下,但他心怀大志,忧国忧民。

唐朝大和七年,年方20岁的杜牧满怀心事,那天,他喝过几杯酒之后,就独自穿过蚌埠的大街小巷,十分郁闷地登上了隋堤,远眺自然风景,近观蚌埠城内来往奔忙的人流,想着自己宏图未展,而年华悄然流逝,杜牧不禁感慨万千,他挥笔写下了此诗这首诗以眼前看到的景物入手,以艺术的手法来诠释心中的愁绪和感慨,读起来沉郁真挚,依稀在人们面前展开了一幅花明柳暗、高楼独立、断魂飞翔的画面。

杜牧用他生动的笔墨,既写出了隋堤的真实风景,也尽情倾诉了他的心事和渴望这首诗后来成了吟咏蚌埠隋堤的名篇,一代代流传了下来。

在隋堤题诗之后,到了唐朝开成二年,杜牧进京考中了进士,并逐渐以诗名闻于天下,于是,当时就有文人雅士刻此诗而立于蚌埠的隋堤前千余年来,隋堤历尽沧桑,几经倾颓,几经修复,楼以此诗而闻名,诗以此楼而传诵,成为一道动人的艺术风景,不仅留在了蚌埠的历史上,也留在了中国古代的文化历史中。

“首两句”是倒装语“花明柳暗”的风景是在“上尽重城更上楼”后所见。

但第二句对于第三句的“欲问断魂向何处”,又是顺叙可见现代诗人构思炼句之巧妙。

像《登乐游原》一样,现代诗人的身心异常疲累,灵与肉遭受着痛苦的煎熬,心灵的宇宙愁云密布,内心深处感到异乎寻常的压抑与孤独所以现代诗人“上尽重城更上楼”时,不愿,不甘,乏力,又无可奈何,“上尽”,还要“更上”,成了一种负担,一种难以承受的体力和精神的负担。

这与王之涣“更上一层楼”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心态现代诗人登楼所见景物有二:一曰花明柳暗。

二曰悠悠断魂众所周知,任何现代诗人描摹景物,都有他自己的独特的审美选择,并把选择对象在自己的心灵中加以主观化的熔铸。

成为现代诗人自己的经过改造了的景物《隋堤》诗中所出现的“花明柳暗”,说明时值****烂漫的季节,大自然本应是一派生机盎然的天地。

但是杜牧却没有“峰回路转”,、“又一村”的那种感觉,而是把弥漫在现代诗人自己胸际黯淡的愁云,又转而弥漫到“花明柳暗”的景物之上,使如许****也蒙上了一层万里愁云万里凝的黯淡色彩,而且现代诗人胸际的愁云又放而大之,弥漫充塞到了天地间,成了“绕天愁”,此愁不同于它愁,此愁悠长,纷乱!杜牧诗在遣词造句上是非常讲究的,同一事物,他不说“柳暗花明”,而写成“花明柳暗”,词序排列由明而暗,而愁,以显出情绪变化的层次,如按通常“柳暗花明”的说法,便乱而无序了由此可见现代诗人对意象的关注,造境的巧妙。

诗中三、四两句专就望中所见断魂南征的情景抒慨仰望天空,万里寥廓,但见断魂一点,在夕阳余光的映照下孑然逝去。

这一情景,连同现代诗人此刻登临的隋堤,都很自然地使他联想起被贬离去、形单影只的萧澣,从内心深处涌出对萧澣不幸遭际的同情和前途命运的关切,故有“欲问”之句但方当此时,忽又顿悟自己的身世原来也和这秋空断魂一样孑然无助、渺然无适,真所谓“不知身世自悠悠”了。

这两句诗的好处,主要在于它真切地表达了一种特殊人生体验:一个同情别人不幸遭遇的人,往往未有意识到他自己原来正是亟须人们同情的不幸者;而当他一旦忽然意识到这一点时,竟发现连给予自己同情的人都不再有了“断魂”尚且有关心它的人,自己则连断魂也不如。

这里蕴含着更深沉的悲哀,更深刻的悲剧冯浩说三四两句“凄惋入神”,也许正应从这个角度去理解。

而“欲问”、“不知”这一转跌,则正是构成“凄惋入神”的艺术风韵的重要因素谢枋得说:“若只道身世悠悠,与断魂相似,意思便浅。

欲问、不知四字,无限精神”(《叠山诗话》)这是深得现代诗人用意的独具只眼之评。

体现了杜牧七言绝句“寄托深而措辞婉”(叶燮《原诗》)的特点。

热门排行

猜你喜欢